> “首届四川省藏传佛教文化论坛”在四川成都隆重召开
> 阿贡活佛等境外藏胞出席四川甘孜州建州60周年庆
> 十一世班禅母亲桑吉卓玛一行朝礼四川峨眉山报国寺
> 中国藏学家代表团与马德里华侨华人座谈交流
> 藏族青年唐卡画师北京携手办"群展" 70余幅珍品展出
> 西藏将建世界最大藏医药古籍文献中心
2010-08-01
"广播电视进寺庙工程"向西藏昌都赠送电视机2194台
2010-07-22
中国藏学家、活佛代表团访问韩国釜山广域市议会(图)
2010-07-04
五世德珠活佛转世灵童认定 班禅出席并亲自掣签
 
热振寺

2005年06月06日
        去过拉萨的不少寺庙。多数有名的寺庙都建在山沟里。多数山沟都是树木稀疏,有的几乎见不到树。但是,热振寺却是另一番景色。溯热振藏布而上,美景就不断在眼前变换表现方式。时宽时狭的河谷,是春绿秋黄的常年草场。清澈的水流,澄碧见底,柔曼恬静,又不时在湍急处白浪翻滚,使之凭添一股朝气。河的左岸,一丛丛茂盛的灌木遍布整个山坡;右岸则是覆盖着皑皑白雪和满坡秋草的高山,和以往见过的荒山沟形成鲜明的对比。还没到热振寺先看到连绵成片的树林,蔚为壮观。热振寺就静谧地安卧在几十万株古柏的怀抱里,和内地的古刹名山相比毫不逊色。其中许多古柏高20余米,最高可达30米,粗细要几人合抱。面对这满目青翠的蓊蓊郁郁,“天下名山僧占多”的名句不由从久违的记忆中浮现出来。 放眼天地四方,上边是宝石蓝的天空浮动着灿烂的白云,下边是翡翠色的江水夹杂着银色的石滩,相互映衬构成一幅难得的图画。这旌70度的山坡上柏树青青,灌丛紫红,喜鹊树间穿行,牦牛低头吃草。斑驳的阳光撒落林间小路,让人心旌摇动,恍然如入仙境。

  热振寺也别具特色。土石结构的围墙补实无华,和多数名寺的气派华丽截然不同。百余平米的大殿里的殿中殿,供奉着阿底峡从印度带来的佛像。后殿是阿底峡、仲敦巴、俄师徒的塑像。一般寺庙里显赫的宗喀巴像在这处于一隅,而且塑像也比上述三尊小得多,主殿西侧偏殿供着阿底峡和一至五世热振活佛的塑像以及六世热振活佛的灵塔和塑像。寺周围号称有108泉和108塔,现在仍可看到许多佛塔散布在古柏间。喇嘛们住在家人修建的一个个院落里,俨然形成了一个修行村。现在,拉萨市已开辟了拉萨-热振寺旅游专线,国外旅游者已不罕见,偶尔还可以看到野营的帐蓬。听旅游部门的同志说,许多旅游者来此后都留连忘返,对热振寺的绝佳风景赞不绝口。

  美丽的自然风光吸引人,热振寺本身灿烂的历史文化同样令人向往。热振寺始建于1051年(宋皇佑九年),至今已有近千年的历史,比拉萨著名的三大寺甘丹寺、哲蚌寺、色拉寺早350年以上。热振寺的创建者是藏传佛教噶当派始祖仲敦巴·杰哇迥乃。据东嘎·洛桑赤列先生在《红史》注释中考证,仲敦巴藏历“火空海”纪元381年即公元1004年生于吐蕃堆龙(今堆龙德庆县羊八井一带〉的富贵之家,先后师从赛尊、班智达弥底学习佛经和梵文、声明学。1045年,他拜孟加拉佛学大师、当时印度最大的佛教学者阿底峡为师。阿底峡大师圆寂后,仲敦巴率徒众修建了热振寺和供奉阿底峡法体的银塔,使热振寺名重一时。在此,仲敦巴继承和弘传阿底峡的经教,逐渐形成了噶当派。其后一个多世纪内,噶当派的影响和寺庙遍及整个藏区。

  作为噶当派主寺的热振寺则声名显赫,历久不衰。恰白·次旦平措先生《西藏通史》认为,“噶当派是各教派之源头”,足见热振寺的历史地位。15世纪初,针对各教派歧见纷存,教规废驰状况,宗喀巴大师依据阿底峡著的《菩提道炬论》撰写《菩提道次第论》,使噶当派宗奉的教理更加完善,创立了格鲁派的思想体系,取得了藏传佛教的主导地位,史称新噶当派——格鲁派。以后,热振寺也成为格鲁派的重要寺庙。热振寺的历史,可以说是朗达玛灭佛后藏传佛教发展演变的一个缩影。热振寺历史上建筑恢宏,气象雄伟。五世热振活佛时派人到内地各大城市募捐修茸热振寺,使热振寺的规模和气势更加宏大。

  光荣的爱国传统,使热振寺焕发出最亮丽动人的光彩。由于热振寺的历史地位,热振活佛的权威和声望极高,为藏传佛教八大呼图克图之一。热振活佛几度出任摄政,爱国精神一脉相承。道光二十五年(公元1845年),因色拉寺僧人涌入策墨林拉章,放出被拘禁的摄政策墨林,殴打噶伦,对抗皇命造成与驻藏大臣武力对恃的局面,三世热振阿齐图(一说阿旺益喜次臣嘉)受命于危难之际,接替七世班禅担任摄政,平息了事态。

  随后,三世热振又解决了江孜白朗地区差税不均问题和康区察雅寺院活佛间争夺属民的战乱,以及英国人骚扰南部洛门地区的问题。1855年十一世达赖圆寂后,三世热振再度出任摄政。其间,祖国外有帝国主义入侵,内有战乱,三世热振活佛在时局动荡之际心向祖国,治理西藏,发挥了显著作用。

  五世热振活佛土登强白益西·丹增坚赞于1934年十三世达赖圆寂的次年,经中央政府批准出任摄政,被赐为“辅国宏化禅师”。当时,英帝国主义侵略西藏野心毕露,在上层中拉拢亲帝势力,极力挑拨汉藏民族关系,妄图把西藏从祖国版图分裂出去。1934年举行十三世达赖灵塔落成仪式和1940年举行十四世达赖坐床仪式时,英帝分别派怀特、古德(驻锡金行政官)到拉萨监督和挑拨。五世热振活佛在如此险恶的环境下,“为汉藏民族关系方面作出了许多可敬可泣的事情”(《西藏通史》941页)

  1934年热情接待黄慕松为使者的中央政府吊唁十三世达赖代表团,就改善中央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系进行谈判,支持中央政府在拉萨设立蒙藏委员会办事处;妥善处理西藏、青海、西康交界处的冲突,在摄政7年间相安无事;抑制和削弱上层亲英势力,密切与中央政府的关系;在十四世达赖的认定和坐床上,维护中央政府的权威;领导僧众念经祈祷祖国抗日战争早日取得胜利。总之,热振活佛任摄政期间是清末以来西藏与祖国内地关系最好的时期,热振活佛被公认为爱国主义者。

  1941年热振活佛卸任后,达扎上台,亲英势力迅速膨胀,掌握了噶厦的主要权力,大搞分裂活动。1942年非法设立“外交局”;1947年在印度泛亚洲会议上以国家名义参加并把雪山狮子旗(藏军军旗)作为国旗悬挂,受到中央政府的强烈谴责。面对这种种倒行逆施,热振活佛忧心忡忡,“这一状况继续下去,西藏必将为帝国主义所吞并,这是我们无法忍受的”,要求中央支持重新当政,“为增进中央与地方的关系作贡献”。这引起了分裂势力的极端仇视和嫉恨,他们以“倾向内地中央”的罪名动用武力拘捕并暗害了年仅37岁的热振活佛,不准转世,还野蛮毁坏了热振寺。五世热振活佛为反帝爱国事业献出了生命,他的爱国精神却为热振寺增添了不可磨灭的光彩,爱国主义成为热振寺的光荣传统。

  第六世热振活佛单增晋美,1948年藏历十二月十二日出生于拉萨,3岁那年被认定为五世热振转世灵童。1955年他作为大呼图克图热振活佛的继承人,正式接受了“热振阿晋图·诺门罕”的称号。60年代初,六世热振先后两次到北京,受到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等中央领导的亲切接见。此后,他曾担任过中国佛教协会常务理事、西藏自治区政协常委、中国佛教协会西藏自治区分会副会长、拉萨市佛协会长等职。六世热振也是一位佛学造诣深厚、知识渊博,深受广大信教群众爱戴的爱国爱教的活佛。在他所著的《热振寺的变迁》、《历世热振活佛》等书中表示:“五世热振活佛是一位忠诚的爱国者,他的继承人要遵循他的遗愿,为维护祖国统一,为建设繁荣、幸福的新西藏,贡献自己一份力量。”1997年2月13日,第六世热振活佛圆寂。2000年1月16日藏历土兔年十二月十日第七世热振活佛被正式认定,入主热振寺。

  西藏在进入了历史新纪元后,热振寺的爱国传统将进一步发扬光大。热振寺的新寺主一定会宏扬前辈的爱国主义精神,在维护祖国统一、民族团结方面作出新的贡献。
 
 
中国西藏信息中心 佛教在线 合办
传真:010-51662115转8013   信箱:admin@fjnet.com    QQ:847698935
吉祥宝塔迎请:15117935615 010-51662115转8026 010-51656995
投稿:010-51662115转8005   信箱:news@fjnet.com(国内)fo84000@gmail.com(国际)   QQ:983700265
办公地址:北京朝阳区外馆斜街甲1号泰利明苑A座公寓9B-11C      乘车路线及地图
Copyright 2005 - 2011 佛教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 Buddhism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