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届四川省藏传佛教文化论坛”在四川成都隆重召开
> 阿贡活佛等境外藏胞出席四川甘孜州建州60周年庆
> 十一世班禅母亲桑吉卓玛一行朝礼四川峨眉山报国寺
> 中国藏学家代表团与马德里华侨华人座谈交流
> 藏族青年唐卡画师北京携手办"群展" 70余幅珍品展出
> 西藏将建世界最大藏医药古籍文献中心
2010-08-01
"广播电视进寺庙工程"向西藏昌都赠送电视机2194台
2010-07-22
中国藏学家、活佛代表团访问韩国釜山广域市议会(图)
2010-07-04
五世德珠活佛转世灵童认定 班禅出席并亲自掣签
 
玛尔巴译师传之八

2007年08月01日 佛教在线
      

  三、返回西藏的情形

  玛尔巴拜辞了麦哲巴、贝希瓦桑波和益喜宁波等恩师回藏。

  冬天到达尼泊尔,稍作停留并温习佛法,随即边修边行而归。当行至尼泊尔的庞廷时,基特巴·曲杰兼金已经圆寂,只有本达巴为首的众法友前来迎接,并为其举行会供轮法会。在这个法会上,本达巴发言道:大译师,我早就说过,你们师徒二人,由于大悲与虔诚的感召,定能相会。你们果然相会了。这种美谈我们早已听说了。我们曾一起去拜见上师,后来您又到了哪些地方去寻师,谒见过哪些上师,得到了什么功德,遇见了什么奇兆?除那若和麦哲二位上师外,又依止了哪些上师?我们的这个小法会是为庆贺您无灾无难平安到达而举行的,所以请您用歌回答我所请教的问题,作为我们款待您的回赐。于是玛尔巴的愁思消逝,便借用护法的“修鲁”道歌调,以晋见上师及所见的八种奇兆,献给上师和法友们以表酬谢。歌云:

  “迦纳迦西为首的
  在座道友请垂听:
  若问在下是何人,
  玛巴译师是我名,
  生于藏土中心地,
  尼泊印度习经文 
  三赴印度求名师,
  此番殷重求精英。
  足莲一触我头顶,
  法义甘露授我心。
  一般法缘上师多,
  僧格林巴十三圣,
  神通智慧实精深,
  能变心境见光明。
  众圣之中的宝塔,
  那若巴师最超尘,
  他是金刚持化身,
  宏恩浩大难报尽。
  时刻想念这祖古,[220]
  我将各地都访遍,
  尊容似见又非见——
  在那黝黑森林边,
  珍奇水晶磐石面,
  安布印记浮雕般,
  圣者足迹我看见,
  如此奇兆真希罕!
  又于旃檀药树上,
  那若大悲幻化现:[221]
  变成九尊喜金刚,
  并在俱生母胸前,
  安布因陀大咒轮,
  好似羊毫画一般,
  放射各种大光芒,
  摄授我见圣法缘,
  如此奇兆真希罕!
  不由自主掉下泪,
  欲哭之情涌心田,
  无法忍耐自哭叹,
  一心一意而祈祷,
  大师慈悲现身前,
  我如见道般喜欢,
  如此奇兆真希罕!
  我将宝贵沙金献,
  ‘我所不欲’是回言,
  再三恳求师赐收,
  ‘献给三宝’是师言。
  随即撒到森林中,
  我却可惜神失然,
  ‘你若想要在这里’……
  语毕一掬金在手,
  丝毫不减似原先,
  如此奇兆真希罕!
  复以中趾点地面,
  砂石立刻把金变,
  ‘全成金洲’是师言,[222]
  如此奇兆真希罕!
  以其慧眼视天空,
  鱼肚白包降人间,
  内陈集轮诸供品,
  百味美食在里边,
  如此奇兆真希罕!
  八德池[223]中去沐浴,
  防灾护轮乌鸦衔,
  慧眼一瞪手一指,
  乌鸦僵尸落地面,
  师言已胜魔灾难,
  如此奇兆真希罕!
  ‘你勿留此把藏返,
  北方雪域在那边,
  有待教化诸弟子’,
  作此授记得真言,
  如此奇兆真希罕!
  活佛那若大班钦,
  他有八种奇兆现,
  除你金刚兄弟外,
  若语他人相信难,
  当今佛法五浊世[224]
  邪见之人忌妒多,
  若言功德遭毁谤,
  因此勿向他人言,
  除你自身受用外,
  希望保密不外传。
  此歌献给上师主,
  知心朋友心喜欢。”
  众从听毕,均很高兴。

  次晚在大家一起举行基特巴圆寂周年纪念暨初十法会的地方,在以比丘计美扎巴为首的男女瑜伽二十余人的会席上,计美扎巴提议道:“译师你善长藏歌,特别是长期在印度,无灾无难,平平安安地完成了学业,请你一定要唱一支吉祥歌。你[225]讲了上师麦哲巴的主要观点,那么他所持的主张是什么呢?”为此,便唱了首麦哲巴学说的证悟歌:

  “伯惹紬夏所加持,
  思想证得精要义,
  精通密乘大法印[226],
  向这大师致顶礼。
  亲爱金刚众兄弟,
  无法分离诸姊妹,
  咱身虽异而心一,
  是吗计美扎巴师?
  我自印度远方来,
  你住泥婆中心地,
  今生健在未失机,
  昨今又逢吉祥日,
  值此空行法会期,
  咱们彼此又相聚,
  定是不违誓戒故,
  我的心中真欢喜。
  在坐诸位朋友们,
  你们是否也欣喜!
  我是藏地小愚僧,
  你们称我为译师,
  又令我唱藏族歌,
  我虽没有好嗓子,
  但是众言难违背,
  只得遵命唱一支。
  为忆那若麦哲恩,
  唱此歌来表情意,
  内有他们之圣见,
  诸位道友听仔细。
  已得证悟麦哲巴,
  早已敬慕他美名,
  活佛住地是印度,
  羊八井[227]市誉全城,
  护地大王之王冠,
  顶礼师足花蕊心,
  精通五明[228]众学者,
  誉为权威奉头顶,
  他的美名遍十方,
  鸡年神变节[229]来临,
  为着领受如来供,
  遂受法王尊号名。
  我主佛口亲宣说:
  ‘载乘[230]最终的要义,
  以其介绍大印法[231],
  外界事物的现象,
  大乐真常无断灭,
  使悟无生之法身。
  内心所持的心识,
  因其游移不可执,
  见此赤见明无依。
  一般存在诸事物,
  本来非有也非生,
  悟此便悟离言性。
  不欲舍弃那轮回,
  若修涅盘则不成。
  若知有寂自渡性,
  则悟大乐的双运。
  掏出三时佛陀心,
  究竟义理也如此。’
  从此我的疑团开,
  此乃麦哲师见解,
  你们持见虽从此。
  以此道歌供三宝,[232]
  在坐道友请欢喜!”

  众人听毕此歌,便对玛尔巴大师生起特别敬佩之心。

  此后,玛尔巴便去梅朵林礼谒米娘多吉大师。此人是麦哲巴教下的一位法友,是教过玛尔巴一遍《事部》[233]法的导师。玛尔巴去时,适逢米娘多吉的朋友——迦什弥罗(喀什弥尔)的塑像师也在那里为一吉祥密集金刚曼陀罗开光。玛尔巴到那法会上,他们便要求说:“译师,你去印度住了很久,你的上师那若巴名声很大,你依止于他多久?听了些什么法?你自己修持获得了些什么定见等,给我们唱一支你从印度来的见面歌!”于是便唱了一首《谒见那若巴之歌》:

  “顶礼成道诸大德,
  加持我这有缘人,
  引导我这虔诚者!
  叫我唱歌本不会,
  但是难违众友命,
  只好唱支乐死歌,
  敬请各位记心间,
  遵其法规来修持。
  藏地译师玛尔巴,
  同那班钦那若师,
  能在繁花似锦城,
  金洲山寺来相会,
  全靠前世的愿力。
  在神加持的圣地,
  依止有名圣僧师,
  十六年又七个月,
  四大灌顶[234]受七次,
  赐胜乐轮之加持,
  讲解深密喜金刚,
  传授本尊俱生母,
  亲教口诀次复次,
  道中风脉已抓起,
  成佛即在手心里。 
  有朝一日死相现,
  业报躯壳解脱时,
  临终便有深法力,
  转趋迁化[235]边接界,
  男女勇士来迎接,
  幢幡华盖与仙乐,
  迎往空行大乐地,
  定会敬谒那若师,
  今朝即死才如意。
  在坐诸位密宗各兄弟,
  修法如无口传派开示,
  仅仅依靠解释派语词,
  即生成佛希望太渺茫。
  是故众位欲想修佛法,
  应照那若麦哲的传承,
  如此定会一代胜一代,
  便会乐上加乐而逝世。
  此歌是否悦耳众道友?
  倘若有误敬请多原谅!”

  歌毕,众人问道:“译师,你来尼泊尔以前都依止了哪几位上师,主要上师是谁,在救主足前见到了哪些殊胜功德,求得了哪些主要教诲?”

  译师玛尔巴为回答众人之问而唱了如下道歌:

  “他出生是婆罗门,
  已悟离边真实义,
  无比虚空瑜伽士,
  美名麦哲被人誉,
  秉承佛主的教规,
  从未离道常修士。
  我这译人玛尔巴,
  生地虽差去地胜,
  曾赴印度有三次,
  不顾生命去求法,
  见到化身众佛陀,
  灌顶教戒铭心记,
  今朝要报师恩情。
  你们问我依几师,
  为我授法十三位,
  传道特别有五师,
  恩深无比有两位:
  那若班钦为其首,
  其次佛子麦哲师,
  他们爱我情意深,
  时刻怀念在心里。
  在那东印恒河滨,
  炽热火山寺里边,
  多根树[236]的绿荫下,
  救主住此我获见,
  生喜如登初十地,[237]
  遂将空行喜供献,
  又在师喜曼扎上,
  安上自在的金花,
  合十礼拜身投地,
  一心祈祷心虔诚,
  又唱赞颂深密歌,
  求授本尊喜金刚,
  传授究竟义大印。[238]
  吉祥无二阿哇都帝巴,
  这位圣僧大悲来摄授,
  为我进行深妙四灌顶,
  以那全部净密来加持,
  深布希望因缘之种子,
  又将内明性心[239]实相示,
  为那光明不生不灭,
  显示并非造作本心体,[240]
  忽然进入想象的境界,
  无漏大乐由其内中起。
  清净本是藏识[241]续,
  因缘决定三种身,
  见到本心法性母,
  此次奇兆实殊胜。
  油松神灯[242]仅指长,
  一直燃了七昼夜:
  毫无知觉之树木,
  无法忍受动不息:
  变出七只红色狼,
  见其前来领施食:
  耳听三界诸空行,
  无形咒声念不止:
  空中无数护地神,
  各种仙乐奏不憩。
  又听救主亲口讲:
  ‘在你转生的三世,
  必得殊胜成就矣!’
  我虽不好师却贤,
  教法见地最甚极。
  勿疑此派道法低,
  此乃麦哲师见解
  请友高兴修依此。”

  玛尔巴以此歌献给了以喇嘛米娘多吉为首的同门道友,作为见面之礼物。这年冬天,玛尔巴照他们的愿望,住于泥泊尔,回忆所学之法,并加修持。其时,在寒林热玛多里有一位耶让巴喇嘛举行灌顶和会供轮法会。玛尔巴也应邀参加了。在那法会席上,耶让巴喇嘛请求道:“译师,你多次晋谒那若巴上师,得到很多法要和实修,真是稀有!你依照那些法要修持,得了哪些证悟,见到了那若上师的哪些殊胜功德,你最初见到法时的情况是怎样的?等等,简要地给我们讲一下吧!”为了回答上述问题,玛尔巴尊者唱了下面这首道歌:

  “历代尊者请加持,
  我是西藏一译师,
  生在藏门[243]交界处,
  因业[244]醒于芒喀地。
  依止译师卓弥前,
  学习直读语文书。[245]
  为求圣法去印地,
  为此风轮的两腿,
  来程是从西藏起。
  佛爷那若大班钦,
  与我玛尔巴译师,
  佛与常人两相会,
  七次求得全灌顶。
  依止上师十三位,
  那若麦哲如日月,
  主要依止那若师。
  见到如此殊胜迹:
  在那旃檀药树上,
  现出九尊喜金刚;
  见到俱生母胸膛,
  因陀咒轮在其上;
  天降鱼肚白包内,
  百味美食在中央;
  见到自生报身佛,[246]
  和那本觉法身像,[247]
  为感外象的应身;[248]
  又见那若幻化身,
  遨游太空的各方;
  天然水晶磐石上,
  还见那若脚迹状,
  这种奇迹真无双。
  救主佛子麦哲巴,
  在那林中灌顶时,
  变出能跑红豺狼,
  真正前来领施食;
  居于三界诸空行,
  真正前来作善业;
  外象戏法的幻轮,
  一丝不动悬天空;
  如梦如幻的习气,[249]
  恰似光芒自消失;
  油松神灯仅指长,
  一直燃了七昼夜;
  常不离道潜修士,
  均向麦哲师顶礼,
  麦哲师是婆罗门,
  如此奇兆亲眼视。
  若要全谈我证悟,
  有人很难入心里,
  仅谈少许是这样,
  也具光明的法力。
  见地不偏又不离,
  修习似水不停息,
  每夜不修到四更,
  虚伪证悟全抛弃。
  不想入定和出定,
  于二风心获自在,
  轮回畏布皆消逝,
  此乃我所证悟理。”

  歌毕,在坐众人均对玛尔巴产生了如见上师一样的信仰之心。

  须臾之间,从寒林中传来豺狼嚎叫和嘈杂之声。众人说:“应当在黄昏时将法会作毕,不然这个寒林很危险,很可能出现非人的灾难。”大家十分惊恐。玛尔巴想:如果是我的师父那若巴和麦哲巴两位上师亲自来到这尸陀寒林,在尸座上食用人肉那才最好,即使亲自来不了,以禅定生起享用观想,使护方空行真正排队来领取施食,那他们也就全都不用害怕了。今夜的这一切,只不过是荒郊旷野的豺狼嚎叫和风水等五行之声,这也值得惶恐吗?想到这里,不觉又想起了那若和麦哲两位恩师的功德来,后悔自己不该从印度回来,并打定主意再去印度。不禁涕泪滂沱,昏沉打坐。

  那夜黎明时,玛尔巴梦见一位身穿树叶衣的美丽妇女将手放在自己头上授记说:“你这时去印度还不如回西藏更有利于众生,在那儿你可得到很多有缘弟子,在你未回西藏之前,决不会有什么灾难。”梦醒后,玛尔巴想这一定是那若和麦哲两位大师出于慈悲,派护方空行前来启示的。心里十分高兴,便决定回西藏去。

  嗣后,玛尔巴在尼泊尔的仁青楚寺听本达巴大师讲授《吉祥天母现证经》和甘露光明的修法以及一些散杂的《圆满次第》之际,有一晚,梦见救主麦哲巴骑着雄狮行于天空,就立刻大声哀祈道:“请师傅慈悲,摄授弟子吧!”于是麦哲巴便来到他面前,于空中示以符号,讲了无与伦比之佛法,使玛尔巴悟了无边的妙义,生起了以前从未生起过的证悟。当梦醒时,天已经亮了。这时,玛尔巴又想起上师,泪流不止。在次日晚上,为酬谢本达巴大师讲法和向麦哲巴祈祷,他举行了一个很好的会供法会。在这个法会上,本达巴说:“在今晚这个法会上,译师你无论如何也要唱支昨晚你心里生起的境界之歌!”于是玛尔巴便借岩洞滴水调唱了支《再现昨晚征兆之歌》,把已经忘了的又从新回忆起来。歌云:

  “悟法精义大法身,
  声名远扬麦哲师,
  宏恩浩大令人念,
  弟子总是惦记您,
  一心跟师情不断,
  化身师父请加持,
  你是引导的恩师。
  吉祥本达巴为首,
  在坐男女瑜珈士,
  请将这歌听仔细,
  此乃空行所加持。
  玛尔巴曲杰洛卓我,[250]
  在印渡过人生三分一,
  四十年中求闻思,
  去岁凶恶蛇年[251]的
  神变鹞鹰二月时,
  我登归途回故里。
  渡那可怕恒河水,
  遇到妄命二盗匪,
  泅渡江河他似鱼,
  疾行陆地如神驹,
  思前想后真吓人,
  遂在头顶念我师,
  他复看看便离去。
  落水当中救起我,
  师恩深重难酬谢。
  不久前的上个月,
  上弦初十胜日时,
  在那尸林热玛里,
  供养上师所喜供,
  空行所喜会供集,[252]
  当场看到瑜珈士,
  又念那若麦哲师,
  深情不断常培养,
  恩师圣行涌心里,
  悲哀难忍自哭泣。
  当想再返印度去,
  复蒙赐梦黎明时,
  身着树衣一美女,
  以她右手的五指,
  摸着我头赐教示:
  ‘不要再到印度去,
  当回西藏中心地。
  未到雪域途程中,
  内外灾难不会遇。
  不有待化[253]诸弟子,’
  用此预言相加持。
  定是护地空行母,
  也是圣僧你恩惠。
  习气所成昨梦中,
  见到麦哲佛子师。
  他骑雄狮空中行,
  又到面前三开示。
  传授给我无生法,
  并讲无字教法义。
  遂悟离言真如相,
  生起从前未有境。
  待到天亮梦一醒,
  总是怀念麦哲师,
  不忍此境离我眼,
  满脸泪水大哭泣。
  犹如气憋在胸膛,
  如饥似渴想我师。
  弟子伤心你可知?
  请师活佛把我引。
  虽是习气所成梦,
  见师来到真希奇,
  为何忧喜有高低?
  请问在坐的各位。”

  听完玛尔巴的歌后,本达巴对玛尔巴尊者生起喜欢之心。本来上师的本质是一样的,但由于各自的看法不一样,便出现了各种不同的功德。为解答那梦是如何产生的,本达巴便作歌唱道:

  “亲密挚友大译师,
  你有赤诚信仰心,
  有求种子的愿望,
  还有殊胜大悲心,
  圆满传承的发心。
  你是名门的识士,
  以前未遇超世人,
  而今才见成道师,
  这也有我的恩情,
  为报此恩你应该,
  把我看作顶珠珍,[254]
  你知往事实希奇。
  密乘圣王殊胜道,
  已成一切之根本。
  殊胜誓词你已具,
  天神空行又随赐,
  上师口诀铭记心,
  今得乐道是为理。
  一切三世众诸佛,
  成就之本是上师。
  若对化身的圣僧,
  将他理解为虚空,
  即悟不生的法义;
  若是理解为太阳,
  便生普遍之悲慈;
  若是理解为寒月,
  即能解除烦恼疾;
  若是理解为海洋,
  即能证得三摩地;
  若是理解为珍宝,
  所求愿望自如意;
  若是理解为船长,
  可到解脱宝洲去;
  若是理解为将军,
  便可降服邪见敌;
  若是理解为宝剑,
  可断执实[255]的绊羁;
  若是理解为轮宝,
  可悟无际的义理;
  若是理解为雄狮,
  可伏二取[256]的兽类;
  若是理解为象宝,
  则可超脱众苦魑;
  若是理解为马宝,
  可送你到涅盘地;
  若是理解为圣王,
  可受众敬人供祀;
  望族出身你所见,
  若是理解为恩师,
  可得法位永承袭。
  弟子习气所成梦,
  梦见救主亲降临,
  为你传授无生法,
  讲授无字真如经,
  已悟无限的实义,
  生起空前的境地,
  应该讲出那意义。”

  编辑:明净

 
 
中国西藏信息中心 佛教在线 合办
传真:010-51662115转8013   信箱:admin@fjnet.com    QQ:847698935
吉祥宝塔迎请:15117935615 010-51662115转8026 010-51656995
投稿:010-51662115转8005   信箱:news@fjnet.com(国内)fo84000@gmail.com(国际)   QQ:983700265
办公地址:北京朝阳区外馆斜街甲1号泰利明苑A座公寓9B-11C      乘车路线及地图
Copyright 2005 - 2011 佛教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 Buddhism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