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届四川省藏传佛教文化论坛”在四川成都隆重召开
> 阿贡活佛等境外藏胞出席四川甘孜州建州60周年庆
> 十一世班禅母亲桑吉卓玛一行朝礼四川峨眉山报国寺
> 中国藏学家代表团与马德里华侨华人座谈交流
> 藏族青年唐卡画师北京携手办"群展" 70余幅珍品展出
> 西藏将建世界最大藏医药古籍文献中心
2010-08-01
"广播电视进寺庙工程"向西藏昌都赠送电视机2194台
2010-07-22
中国藏学家、活佛代表团访问韩国釜山广域市议会(图)
2010-07-04
五世德珠活佛转世灵童认定 班禅出席并亲自掣签
 
噶举第三代祖师那洛巴尊者传(三)

2007年08月02日 佛教在线
      

  (4) 于金刚座传法,摧伏邪见

  那烂陀全体上下的人,都请求汤巴津巴担任住持,他们给予他“阿哈雅吉帝”。尊贵的阿哈雅吉帝击败了所有非佛教徒的外道大师,而作了这首歌:

  “以文法的铁钩,因明与教法的知识,
  我,阿哈雅吉帝长者,
  令对手溃散宛如惊飞之鸟!
  以文法的斧头,因明与教法的知识,
  我砍倒了对手的大树!
  以因明与教法的确定之灯,
  我照亮了对手无知的暗惑!
  以戒定慧三学的圣宝珠,
  我除去了不净之垢!
  以教法的破城槌,
  我征服了邪恶的迷惑城堡!
  在那烂陀,国王作为见证,
  我劈倒了邪说摇动不已的大树!
  以佛陀法义的刀锋,
  我剃除了对手邪见的须发,
  高举佛陀教法的旗帜!”

  此时,一百位博学的印度教导师们剃除了须发,皈依佛教;三天以后,另有六百位也起而效尤。那烂陀大学里飘扬着偌大的旗帜,大家击大鼓、吹法螺,充满着快乐的气氛。伟大的迪伐曼王向尊贵的阿哈雅吉帝展现自己的信心与敬意,他顶礼多次,以头亲触阿哈雅吉帝的脚,并说道:“我很高兴成为您的功德主。”

  击败异教法义后,大班智达在此传法,达八年之久。

  三、那洛巴行大苦行

  这一部分分为六章

  (1) 由善恶双面品性来净化满愿宝,视“住于其中”与“成为自己”如同一味

  (2) 透过对象征之物的了解,开显了以满愿宝为解脱道的义谛

  (3) 历经苦行而达解脱

  (4) 以十相八功德安置具缘弟子入解脱道

  (5) 一生成就虹光金刚身,如实了悟般若妙觉

  (6) 将口耳传承法及其说明等授予马尔巴,并经由马尔巴将法传到雪域西藏

  (1) 由善恶双面品性来净化满愿宝,视“住于其中”与“成为自己”如同一味。本章分三部分

  A、 深具强烈信心及不变热忱寻觅上师时,所经历的十二个境界

  B、 意图自杀,立志于来生值遇上师

  C、 遇见帝洛巴,并得入其门下

  A、 深具强烈信心及不变热忱寻觅上师时,所经历的十二个境界

  十二个境界始于金刚瑜伽母示现,力劝他去找帝洛巴,以获得最高成就、传布佛陀本怀妙意。

  有一天,正当阿哈雅吉帝背对着太阳,研读五明的书籍时,一个可怕的影子落到了书上。他向身后一看,见到一位有三十七种丑陋相的老女人:她双眼血红而凹陷,头发如狐毛之色而蓬乱,前额大而凸出,脸上皱纹密布,耳朵长而有起伏的肿块,鼻梁歪斜、鼻肉发炎,下巴有黄白混杂的毛发,嘴唇歪曲而合不拢,牙齿内缩而蛀蚀,舌头做着咀嚼的动作并不时伸出来舔嘴唇,嘴巴发出吸东西的声音,打哈欠时发出咻咻声,她在啜泣,眼泪由面颊流下,浑身颤抖,喘着呼吸,她的皮肤呈暗蓝色,又粗又厚,她的身躯佝偻不正,颈子弯成弧形,背也是驼的,她脚跛了,因此全身得靠一根拐杖支持着。

  她问那洛巴:“你在研究什么?”

  “我在念因明、文法、教法等等。”他回答。

  “那你了解吗?”

  “当然!”

  “你是了解那些字呢?还是了解其中的意思?”

  “那些字。”

  老女人很高兴,笑得东摇西摆,拐杖在空中比来比去地跳起舞来了。那洛巴想:或许我可以让她更快乐些,于是补上一句:“我也了解那些意思。”老女人闻言竟然颤抖地哭了起来,把拐杖也丢掉了。

  “我说了解字,你就很高兴,我说也了解意思,你就很难过,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我高兴是因为你这位大班智达,并没有说谎,坦白地承认自己只了解那些字而已。但当你扯谎,明明不懂意思还没说懂的时候,我就感到很难过了。”

  “那么,有谁了解这些字句的意思呢?”

  “我哥哥。”

  “不论他现在何处,请将我介绍给他。”

  “自己去!付出你对他的敬意,向他请求让你能明白字句其中意义何在。”说完这些话,老女人就如彩虹般消失于空中。

  尊贵的那洛巴回想她的三十七种丑陋相,一一加以思维而了解到,就客体而言,轮回是苦,因它具有三十七种令人不满的缺失,就主体而言,具三十七种不净之物的身体也是无常易坏的,就秘密面而言,透过谛观三十七道品,行者就能了解俱生觉智。

  于是他唱道:

  “轮回就是挑剔他人过错的倾向,
  令人难以忍受的火盆,
  阴暗的地牢,深不可测的三毒泥沼,
  骇人的邪恶生命之波,
  如同落入蜘蛛之网,
  亦或如鸟纠结于猎人的网中,
  如同被恶魔将手绑到颈子之上,
  亦或浸入污秽的池塘,
  如同一只鹿穷追蜃楼幻相,
  它是命运之网,
  吸食花蜜的蜜蜂,
  榨取生命之牛的乳汁,
  生活在飞逝的出生与年老的影子下。
  如同被死神粗皮的猛犬所捕捉,
  落入了陷阱的麋鹿,无情的猎人,奴隶般的禁锢,
  不安全的道路,踏入坑洞的猛兽。
  它是一片充满着对立游戏的草坪,
  一匹八风之马,用箭头敲打鼓面,
  和尖锐獠牙共玩耍。
  它是脆弱的水中植物,捉不到的水中月影,
  惑乱的泡沫,瞬间消散的雾,泛着涟漪的水。
  看到摸到就令人胆寒的蛇,刀锋上甜美的蜜汁。
  它是一颗长着毒叶的树,
  发射有毒的烦恼箭枝,毒害那些已经患病的人。
  它是风中摇摆的火焰,
  非真,如梦,如惑,衰老和死亡的瀑布,
  它是根、尘、识的作用,骗人的引导。
  无疑地,我必须寻找上师。”

  他说出这段话,并且舍弃所有的财物与书籍。

  当他宣布要找寻能开显真义的上师时,那烂陀内的众僧们都在想:“过去所有的住持,都比不上那洛巴来得博学。行使住持职责时,他能以比别人都神圣的方式来诠释教法;当他探讨因明、文法、经部及续部时,都给予脱俗的开示;当他举行唤醒确定的觉悟心态之法轨以及其他的灌顶时,优雅的风范无人能比;当他指导别人修习禅定时,总是非常善巧地解释过程中的经验与了悟。像这样一位住持要是到其他国家去,我们就要变得如干地上的鱼儿一样了。”众人皆陷入愁城之中。

  东门的主要班智达提出了请求:

  “无以伦比的光荣阿哈雅吉帝,
  这里的僧众是佛法之根,
  放弃他们是有违佛法的,
  祈请您为了我们而留下来。”

  但那洛巴拒绝了。

  南门的主要班智达说道:
  “佛法中的道侣是其根本,
  离开您的法友有违佛法,
  祈请您留下来吧!”

  那洛巴再度拒绝了。

  西门的主要班智达也来请求:
  “教法的根在于佛法戒律,
  放弃了这些有违佛法,
  祈请您留下来吧!”

  结果依然没用。

  于是那烂陀五百位学者联合国王、大臣众功德主,一起请他留下来:

  “崇高而光荣的圣人阿哈雅吉帝,
  我们将失去医王——
  佛法的化身来抵抗盲目与无明之病,
  圣洁的阿哈雅吉帝啊!请为我们留下来,
  慈心照看,那烂陀吧!”

  光荣的阿哈雅吉帝说道:

  “凡生就有死,凡聚就有散。
  在一个只能累积(业力)的地方,
  如何找到自由与无死之道?
  我知道如海一般的经典,
  精通五明的学问,
  然而若无具德上师,
  渴求之火将不断地烧下去。
  上师的恩惠就像密续精华的甘露之流,
  像海一般广大,
  虽然我已具有若干美德、神通、诸成就,
  却仍未亲证实相。
  因此我将依赖喜金刚,
  坚定地寻找真实的上师。”

  “就用这段话回复国王,告诉比丘及班智达们我笃定的心意。我是位精通五明的班智达,但对已具足信心、勇气之人而言,要改变其既定之路,根本是多此一举,因此我请求高贵的功德主们让我实践目标。”说完话,他就披挂着法袍、拿着钵、带着行囊,向东方而去,并唱:“我将依赖喜金刚,寻找真正的上师!”

  空中响起一个声音:

  “若你依赖胜乐金刚尊,
  佛陀示现的上师将会出现。”

  那洛巴欣喜地说道:

  “若从今日起我依赖胜乐金刚,
  那怎么可能不成就呢?”

  他向东方顶礼,内心深深感动,眼中充满泪水,向帝洛巴祈祷。

  当他抵达美托南布寒林时,就在当地搭建一间草棚,于此持诵七十万遍的胜乐七字真言。大地震动,祥光瑞香之相昭然,天空中传来一个声音:

  “帝洛巴居东方住,
  无二妙觉大乐应化身,
  示现人身、众生救怙主。
  寻找佛陀上师尊。”

  他依照此语,在东方连续找了一个月,却苦寻不获,而叹道:

  “阿拉斯!我尽力却找不到佛陀上师,
  因为我一直受到根、尘、识的欺骗。”

  天空又传来一个声音:

  “如果你不向怠惰之魔顶礼的话,
  一定可以找到佛陀上师。”

  于是他继续向东方寻找上师,本尊胜乐金刚示现为他打气:

  “光荣的阿哈雅吉帝,
  我已赐你恩慈,
  使你能够找到尊贵的帝洛巴,
  若是找不到上师,如何得证佛果?
  向东方寻找帝洛巴,
  他是现人身的佛陀、能令你解脱的上师,
  无视困难,
  向前进!”

  他闻言即唱道:

  “帝洛巴!尊贵的上师,
  若没有您,我就无法成佛。
  不论是否能找到您,
  从今日起,我将不顾生命与躯体,
  不因障逆而退转,
  如此又怎么可能找不到已承诺的上师呢?”

  他继续向东行去。接着,就看到一些景象:当他走到一处蜿蜒于岩石堆与一条河流之间的狭窄步道时,顿见一位无手无脚、挡在路上的麻风女子。

  “别挡在路上!到旁边去!”

  “我动不了,要是你不急的话,就从其他地方绕过去,要是急的话,就从我身上跳过去吧!”

  虽然他满心慈悲,仍然厌恶地掩着鼻子,从她身上跳过去。

  麻风女遂升入空中,四周绽放着彩虹光芒,说道:

  “谛听!阿哈雅吉帝!
  在究竟真理中一切都是相同的,
  离于串习的思维与限制。
  若仍在这样的镣铐里,
  你又如何希望能找到上师呢?”

  说完后,女人、岸石及步道全都消失了,那洛巴晕倒在一片沙地的高台上。

  当他醒过来时,心里如此思维:“我没能认出那就是上师,现在起,我每见到一个人都要向他请教。”于是站起身来,心中祈祷着,踏上了旅程。

  在一条小路上,他遇到一只发出恶臭的母狗,身上爬着寄生虫。他闭着气,跳过母狗,结果母狗升入空中,现出虹光环,说:

  “所有众生本来都是自己的父母,
  若不发展大乘道上的悲心,
  却入错误的路径,
  又怎么可能找到上师呢?
  当你轻贱其他众生的时候,
  上师如何会接纳你呢?”

  言迄,母狗和岩石就消失了,那洛巴再度晕倒在一片沙地的高台上。当他醒来时,又开始祈祷,并继续旅程。

  不久,他遇到一位背着包袱的男子,便问:

  “你曾经见过尊贵的帝洛巴吗?”

  “我没见过。但这座山后面有一个人,他在和他父母耍诈,你去问他吧!”

  那洛巴横越山后,找到了那个人,那人说:“我见过他,但你要先帮我把我爹娘的头给转过来,我才告诉你!”

  阿哈雅吉帝就想:“就算找不到尊贵的帝洛巴,也不能和这个无赖打交道,因为我是个王子、是个比丘、是个班智达。要找上师,也要依循佛法之道,以可敬的方式去做才行。”

  结果又发生了相同的事,那个人化入了彩虹光中央,并说:

  “在此大悲教法中,
  你若不用‘实无一物’与‘自我不净’的槌子,
  打破我执的头颅,
  又将如何找到上师?”

  说完,此人便如虹光般消失无踪,那洛巴又倒在地上了。醒来之后,什么也不见,于是继续边走边祈祷。

  在另一个山头,他看到有个人正在撕扯死人腹中的内脏,将内脏一段段割出来。那洛巴遂上前问他是否看过帝洛巴,他答:“有啊!不过在告诉你之前,先帮我把这具腐尸的肠子给切下来。”

  那洛巴不肯,于是那人遂化入虹光中央,说道:

  “若你不用无所参考境中究竟无生之性,
  来切断轮回的纠结,
  又如何能找到上师呢?”

  言毕,那人就如虹光般地消失了。

  那洛巴再次晕厥。

  当他自昏厥中苏醒过来后,继续边走边祈祷。

  接着他看到河边有个恶人,把活人的胃剖开,用热水去洗它。于是,就上前问他是否见过尊贵的帝洛巴。那人答道:“是见过,待会儿再说,先帮我弄!”

  那洛巴又拒绝了,那人就化入空中光圈里,说道:

  “若你不用深妙教法的水,
  洗净这本性解脱、却代表串习思虑尘埃的轮回世界,
  又如何能找到上师呢?”

  言迄,就消失于空中,这令那洛巴又晕厥过去。

  那洛巴从昏厥中苏醒之后,继续祈祷,向前迈进。

  他到了一个城市,见到当地的国王,于是又问对方是否见过帝洛巴。国王回答:“见过,不过在我告诉你之前,你得先娶我女儿才行。”

  他接纳了那女子,似乎也花了很长一段时间和她相处。但是国王不想让他走,就把女儿带回来,嫁妆也拿回来,然后离开了房间。那洛巴不知道这是场幻相,而认为现在必须修阿毗达那瑜伽法,施加武力才行。结果他听到了一个声音:

  “你难道没受幻相欺骗吗?
  因贪欲及嫌恶而落入了下三道,
  又如何能找到上师呢?”

  接着,全部的王国都消失了,不堪再次受到打击的那洛巴又晕了过去。

  那洛巴苏醒后,又念着祈祷文踏上旅程,直到他见到一个黝黑的人,带着弓和箭,后有一群猎狗相随。

  “你见过帝洛巴吗?”

  “见过。”

  “告诉我他在哪里?”

  “把弓和箭拿去,射死那头鹿。”

  那洛巴拒绝了。

  那人说:

  “我是一位猎人,
  以无欲幻身之箭,
  张开本质明光之弓,
  我将杀死‘信有自我’五蕴山陵上,
  东奔西窜的那些鹿群,
  明日将赴湖畔垂钓去。”

  言毕就消失了,那洛巴发现自己又失去见到上师的机会,不禁又昏了过去。

  在苏醒之后,继续念着祈祷文寻找上师,而来到一个鱼群丰富的池塘边上。那附近有两个老人正在耕田,每一发现虫子,就将虫子捏死然后吃掉。

  他上前问道:“你们见过帝洛巴吗?”

  “他和我们在一起啊!但在我告诉你之前……喔!太太啊!过来弄一些东西给这位比丘吃。”

  老太太从她的网中拿出一点鱼和青蛙,将它们活活丢下锅去烹煮。煮好了,就请那洛巴吃。

  那洛巴说:“我是个比丘,所以过午不食的,而且,我也不吃肉。”

  他心里想着:“我受这位老太太的邀请来吃活活烹煮的鱼和青蛙,铁定是犯戒了。”因此很沮丧地坐在那里。

  老人荷着斧头回来,便问太太:“你有没有弄些食物给这位比丘吃啊?”

  她答道:“他好像很笨,我煮了一些食物给他,他却说不想吃。”

  于是,老人就把锅子丢入火里,鱼和青蛙全都飞上了天空。

  他说道:

  “穿戴串习所成思绪的镣铐,是难以找到上师的。
  若你不将这些串习所成思绪之鱼吃下去,
  却追求会增加我执觉受的喜悦,
  那又如何能找到上师?
  明日我将杀死父母!”

  言毕就消失了,可怜的那洛巴再次晕厥。

  那洛巴苏醒后,又遇到一个人,将其父亲刺在木桩上,又把母亲关在地牢中,准备将他们杀害。他们大叫:“喔!儿子啊!不要这么残忍。”那洛巴看到后非常反感,但还是上前问那个儿子是否见过帝洛巴。那人说:“帮我杀死带给我不幸的父母,我就告诉你帝洛巴的消息。”那洛巴很同情那人的父母,不愿成为这个杀人犯的共犯。那人就说:

  “若你不能杀死二元分别的父母,
  其所滋生的三毒之物,
  那么要找到上师就很困难了。
  明天我将出门行乞。”

  光明灿烂的法语,震撼那洛巴的心灵,令他再次晕眩。

  那洛巴由昏厥中醒过来后,一边祈祷一边走,来到了一个隐蔽的地方。那里有个人认出他是阿哈雅吉帝,就问:“你为什么到这里来?是来看我们的吗?”

  “我现在只是个库素里巴*3,不用接待了。”

  那位隐士仍坚持礼数,并且问他来此地的原因。

  那洛巴说:“我是来找帝洛巴的,你见过他吗?”

  “你的寻找终于可以告一段落了。这里有一个乞丐,声称他是帝洛巴。”

  那洛巴向里看,见到火堆旁坐着一个人,正在煎活鱼。隐士们看到了,都非常生气,群起围殴乞丐。乞丐就问:“你们不喜欢我所做的事吗?”

  “在这静僻的兰若行恶,我们怎么会喜欢?”

  乞丐一弹指,说:“洛嘻伐嘎札!(鱼儿离开)”鱼就全都回到湖里去了。那洛巴明白,这人一定是帝洛巴,于是双手合十,向他求法。

  上师拿了一把虱子给他,说:

  “若想断除业习思绪之不幸,
  以及无尽道途上根深难除的倾向,
  通往一切众生的究竟本性,
  首先你必须杀死这些虱子。”

  那洛巴下不了手,于是那人说:

  “若你不能杀死自生自灭业习思绪的虱子,
  就很难找到上师。
  明日我将去参观一场怪物秀”

  言毕就消失了。

  那洛巴颓然地起来后,又继续他的旅程。

  他来到一片宽广的草原,上面有许多独眼的人,有个盲人能看东西,有个没有耳朵的人能听声音,有个没有舌头的人能讲话,有个跛脚的人跑来跑去,还有一个尸体自己在煽凉。

  那洛巴问他们是否见到帝洛巴,他们回答:“我们没见到他,也没见到其他人。若你真想找到他,就听我们的话:

  ‘具足信心虔诚与确定。
  乃成高贵妙法器、信念勇锐之弟子。
  于道恒信师心圣妙意,
  挥舞直观刀锋为见地,
  骑乘乐明良驹以摄心,
  离于对待枷锁乃正行。
  自明旭日闪耀遂明了,
  一眼即具多眼之功德,
  眼盲即是视而不见物,
  耳聋即是听而不闻音,
  静默即是说而未出声,
  足跛即是行而无催逼,
  死者不动即是无生之清风(如扇所煽之气流)’”

  大手印的象征物如是地揭示了,而一切事物也随即消失。

  编辑:明净

 
 
中国西藏信息中心 佛教在线 合办
传真:010-51662115转8013   信箱:admin@fjnet.com    QQ:847698935
吉祥宝塔迎请:15117935615 010-51662115转8026 010-51656995
投稿:010-51662115转8005   信箱:news@fjnet.com(国内)fo84000@gmail.com(国际)   QQ:983700265
办公地址:北京朝阳区外馆斜街甲1号泰利明苑A座公寓9B-11C      乘车路线及地图
Copyright 2005 - 2011 佛教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 Buddhism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