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届四川省藏传佛教文化论坛”在四川成都隆重召开
> 阿贡活佛等境外藏胞出席四川甘孜州建州60周年庆
> 十一世班禅母亲桑吉卓玛一行朝礼四川峨眉山报国寺
> 中国藏学家代表团与马德里华侨华人座谈交流
> 藏族青年唐卡画师北京携手办"群展" 70余幅珍品展出
> 西藏将建世界最大藏医药古籍文献中心
2010-08-01
"广播电视进寺庙工程"向西藏昌都赠送电视机2194台
2010-07-22
中国藏学家、活佛代表团访问韩国釜山广域市议会(图)
2010-07-04
五世德珠活佛转世灵童认定 班禅出席并亲自掣签
 
噶举第三代祖师那洛巴尊者传(十一)

2007年08月03日 佛教在线
      

  (5) 那洛巴的圆寂

  那洛巴的法、报、化三身行持无量利生之事,由于具足控制四大之力,他成熟并解脱了人与非人难以计数的有情。为了将其生命结束于圆满次第中,他于八十五岁,铁公龙年(西元一一零零年)正月初八,在普拉哈里吉祥僻静之地示现圆寂。

  具有清净见地的人,见到他示现五重虹光金刚身,具足三十二相、八十随好、种种庄严,音乐瑞香昭然并现,此相逐渐变细,化为究竟圆满无生的法身,不坏之“阿”音,明光,然后完全消失掉。对于证得种种实相层次的人而言,他似乎是成就无死虹光,如同水泡一般地从眼前消失,或可说成就金刚身,而住于此境之中。对于业力尚未清净的众生而言,他似乎是入了涅磐,留下舍利之身,供后人生起虔诚心以及礼拜。

  当其肉身火化时,出现无数的舍利子。

  (6) 尊贵的马尔巴获得口耳传承,于西藏广传教法

  当马尔巴打算三度赴印度,正在收集旅途所需资财的时候,有三位身着天衣的女郎在他睡光中出现。

  她们要让他这次艰辛的旅程有个好的缘起,并且圆满那洛巴预言之意,因此说:

  “口耳传承天空之花,
  骑在不孕母马后代身上的勇父,
  洒落了言语难及的龟毛,
  以无生的兔角为杖,
  唤起深浸于究竟实相中的帝洛巴,
  透过静默帝洛巴,那无可传示的难以言喻之理,
  盲目的那洛巴见到了无见的实相而解脱,
  聋子那洛巴究竟法身的山上,
  跛脚的马尔巴在不来不去的明光中奔跑,
  日月以及耶巴多杰——
  他们的舞蹈是众相中的一味。
  海螺向十方广布英名,
  呼唤着精进的具器弟子,
  以胜乐金刚为焦点,
  世间成为口耳传承之轮,
  爱子,请不带执着地转动它。”

  言毕,她们就如虹光般地消失不见。

  由于这个境界的示现,马尔巴到罗波龙去,因为还有几天的关系,一位勇父就现身于尊贵的密勒日巴面前,说:“你长期以来修习禅定,虽已成就大手印成佛法及六法义,然而仍缺乏以很短的禅定即可成佛的迁识、夺舍特殊方便教法。”

  密勒日巴尊者就到马尔巴上师处,请求夺舍法的教授。

  马尔巴表示,是有这样的法存在,但他也似乎没学过。师徒二人翻遍了所有的书,找到许多关于迁识的著作,但是夺舍的书却一本也没看到。马尔巴说:“你所见到的境界,就是我此行的目的,我必须尽快地离开这里(去求此法)。”

  当他到达印度后,就找到般若辛哈,般若辛哈告诉他:“你来得太晚了,去年新月时分,那洛巴就入禅定了。上师对你赞叹有加,并且相信你会回来,而将他的铃杵及这卷画送给你。铃和杵被人偷走了,但是那洛巴仍然住世。”言毕,就将一卷喜金刚的画像送给马尔巴。

  虽然马尔巴见到远道而来的结果竟是如此,但因心中对上师十分地渴慕,而流下了很多伤心的眼泪。他就像是个不准会见上师的人,或是因功德不足而无法见到上师的人一样。

  他问般若辛哈是否有任何口耳传承的教法。般若辛哈告诉他:“我连‘口耳传承’的名字都没听过,但由于你的虔诚和具法眼的尊者悲心一样深切,所以你一定会见到师父,但你应该用所带来的一切黄金作为供养。”

  于是马尔巴每个月做一次供养,法会上还有梅杰巴尊者、师利桑提巴札、鲁白姜康空行、般若辛哈以及那洛巴的金刚兄弟里里巴与卡索里巴。

  马尔巴得到的第一个授记是:

  梦里珠宝卧皇旗,舞女侧眼凝视镜,
  鸟飞复落皇旗上,船长驾驭其舵盘,
  诸境之理甚分明,汝遇上师必可期!

  第二个授记是:

  梦里尊贵那洛巴,具足大象之目光,
  照耀西藏四方境,其眼日月相昭昭,
  诸境之理甚分明,汝遇上师必可期!

  第三个授记是:

  梦里螺响三山上,引领低谷众生行,
  灯笼之光炽盛然,遍照人间一无馀,
  诸境之理甚分明,汝遇上师必可期!

  第四个授记是:

  梦里盲人受引导,离开名“我”苦沙漠,
  愚蒙之眼已打开,得见心镜清凉相。
  诸境之理甚分明,汝遇上师必可期!

  第五个授记是:

  达摩拉扎为助益,善愿力彻祈请文,
  圆满修持臻一境,汝遇上师必可期!

  第六个授记是:

  普拉哈里金刚地,犹如满月清凉轮,
  那洛巴尊将展现,心性法身光明镜!

  马尔巴得到这些吉祥授记后,甚为欢喜,遂动身前往大大小小的城邑聚落,寻找上师。途中遭遇到无数的困难,他曾被一位暴君监禁了三个月,被释放后,他又苦寻了八个月。

  在第一个月中,他听到这样的声音:

  “二女骑狮逮捉汝,于日月顶载歌舞,
  惑梦未能欺汝否?”

  第二个月中,出现这样的声音:

  “不策无竭信心马,不挥精进虔诚鞭,
  如鹿陷入敌网(上四下古),二元轮回何能解?”

  第三个月:

  “不知师迹难寻觅,鸟过天际了无迹,
  犹如愚狗逐鸟影,云何不落痴谷底?”

  第四个月:

  “莫须有物为工具,疑惑蛇结永难解,
  心性法身究竟义,空忙只如两头针。(毫无用处)”

  第五个月,他在境界中见到了上师。

  有个声音说道:

  “不明师心空无欲,精妙犹如彩虹身,
  犹如盲人观马戏,个中变化何能臻?”

  第六个月,他在境界中见到上师,并向上师献上黄金曼达,此时有个声音说:

  “万法自始本清净,若舍实相作供养,
  贪欲和合金曼达,云何不染世间情?”

  第七个月,他在境界中见到上师坐在谷地,吞食死人的脑物。他厌恶地拒绝了骨(左木右勺)上属于他的那分食物时,一个声音说道:

  “大乐器中大喜乐,原为一味无分别,
  若不如是受纳之,大乐盛餐永难食。”

  第八个月,他徒劳无功地追逐境界中的上师,终于精疲力竭地瘫坐下来。此时一个声音说道:

  “无动光明究竟马,毋须逐来亦不去,
  云何奔驰沙漠中,犹如麋鹿恋幻影?”

  他绝望地祈祷着,忆念大班智达那洛巴的种种事迹,心中激荡难安,一路行来,走着走着就到了里蒙康丛林。他将一些黄金送给一位牧童,向其打听那洛巴的消息。

  那人给他看一块留着脚印的石英石,他心中想现在就可以见到上师了,刹那间的喜悦有如万马奔腾一般。他狂热地祈祷:“父子终于要见面了。”当他见到上师时,心中的快乐好比欢喜地的菩萨一般,说话也语无伦次。

  他将上师莲足捧放在自己的头上,拥抱上师,然后就昏了过去。醒来之后,马尔巴将所有的黄金做成一个曼达,献给那洛巴。上师告诉他:“我不需要黄金。”但他仍然将黄金塞给上师。当那洛巴把整堆黄金丢到树林里的时候,马尔巴心中不禁有些难过,说:“愿这些成为对真实上师宝的供养。”

  然而,那洛巴尊者还是把黄金拿回来了,并且说:“我不需要它!这里所有的东西都是黄金。”尊者大拇指一按,整个大地刹那间都变成了黄金。

  当那洛巴被请求传授夺舍法及口耳传承法的时候,他问:“你是因帝洛巴的恩慈才来到这儿的。这些授记过的教法,放在普拉哈里。”当被问及授记的事情,他说:

  “普拉哈里大寺中,
  驱除玛提无明障,
  妙觉自在暖阳光,
  遍洒其身令解脱。”

  接着又说:“来!”,两人就一起离开了。

  马尔巴想到上师必须及时离开而感到惶恐,又害怕帝洛巴对他们的会面感到生气,就绕礼那洛巴请求他的保护。

  那洛巴祈祷:“喔!上师尊请降临,驱除魔女对马尔巴洛卓——您授记之子所设之障碍。”

  祈祷完,帝洛巴及众忿怒本尊现身,手持威猛武器,驱除了一切障碍。

  魔军惊恐地合掌说:“全身都是骇人武器的可怕巨神啊!我们向您皈依,我们保证绝不伤害别人。月亮圆满地升起了两次,让他骑上大乘之马吧!尊贵的那洛巴,授记既已成就,请和非人众生共同生活吧!”说完后,他们都消失了。

  据说,此时马尔巴亲见云间出现帝洛巴的半身相。

  然后,那洛巴和马尔巴就到普拉哈里去。马尔巴请求口耳传承的教法,特别是迁识和夺舍法。

  那洛巴问他:“你是想到了来求夺舍法,还是得到什么示现境界才问的呢?”马尔巴回答:“不是我自己想到的,也没有得到什么示现的境界,但我有个叫做闻喜的弟子,是勇父向他示现的。”

  那洛巴说:“真是不可思议!在雪域西藏黑暗的国度里,竟有这样一位大丈夫,犹如太阳照耀于雪山之上。”

  于是,那洛巴双手合掌放在头顶上说:

  “敬礼闻喜大丈夫,
  犹如太阳高升于,
  北方阴沉黑暗邦。”

  他闭上眼睛,向西藏方向点头示敬三次。

  据说普拉哈里当地的山陵及树木,也弯向西藏三次,直到现在,仍是弯向西藏的方向。

  过了两个月,马尔巴已得到了口耳传承象征灌顶和教法。

  有一天,那洛巴在天空中现出有八天女相伴的喜金刚相,然后问马尔巴是要向他顶礼?还是要向本尊顶礼?

  马尔巴回答:“向本尊!”

  那洛巴说道:“在没有上师的地方,连佛陀之名也听不到。千劫的佛陀,都有赖上师方得显现出来。事实上,诸佛就是上师的化现。”

  言毕,本尊相就融入了那洛巴上师之身。

  那洛巴接着说:“由于这次事件,你的子系传承将无法长留人间。但这却对众生有利益。你要欢喜,法系传承将绵延下去直到佛法消失于世间。”

  在一场感恩法会中,那洛巴把手放在马尔巴的头上,唱了这首授记之歌:

  “究竟广大法界中,
  五方佛鸟任翱翔,
  怀抱宇宙君王宝。
  子系传承如花谢,
  妙法甘露成大川,
  轮回波澜贪欲景,
  虽曾眩目终自散。”

  马尔巴了解此理之后,向那洛巴行礼致敬。

  那洛巴立刻就和一位勇父隐入心性之境中。

  马尔巴赶回西藏,将口耳传承的教法、咐嘱等,传给法子密勒日巴。

  密勒日巴又将教法及成熟灌顶给了惹琼巴和南宗巴,而将“解脱道”那洛巴六法传给了冈波巴。

  因此,点燃了西藏雪乡上的佛法之灯。
  第二佛陀那洛巴,神奇一生如是述。
  坚志向道大雄力,由此成就无上果。
  舍弃红尘俗世间,圆满具足戒定慧,
  人中之贤人中圣,阐明著论经续藏,
  普拉哈里庄严地,尊者大转戒律轮,
  那烂陀处摧邪见,住持方丈众推崇。
  倾覆诸家异端说,经论甘露遍洒扬。
  勇父示现十二境,境境激荡寻师心。
  得遇承事帝洛巴,十二苦行无迟疑,
  口耳传承及夺舍,及余法门四灌顶,
  尽皆体验如实证,无上智慧妙觉心。
  成就之王生平事,忠实记录无差池。
  口耳传承精要藏,亦录以令读者明。
  蒋布毗巴吉祥地,正法千佛狮子吼,
  末法时期雪乡国,经续教法广宏扬。

  我,拉聪仁千南嘉,在布拉卡这个地方如实记下这个故事。

  布拉卡是那里廓松地区的一部分,在过去,密勒日巴尊者已清除此地的修道障碍,它临近观音菩萨时常驻锡的宗卡宫殿,阿底峡尊者亦曾在此停留,是勇父空行众等会集的禅修吉祥地,过去、未来圣贤庄严之处,犹如大鹏金翅鸟的羽翼一样宽广。

  以著此书善念力,回向这片土地上的和平富足,这片过去曾有光荣父子库通松鲁雍钟与翁波雍那嘉商示现的吉祥之地。

  愿互为慈母的一切有情,得暇满身,并能值遇无上密续的教法,幸运地为成就上师所摄受。

  愿由穿透外内限制的力量,本来不坏的气脉与明点,众生皆悟无始以来原具有的三身。

  并愿此书的出现,使经续教法的精华长远地流传广布、生生不息。愿善增长!

  编辑:明净

 
 
中国西藏信息中心 佛教在线 合办
传真:010-51662115转8013   信箱:admin@fjnet.com    QQ:847698935
吉祥宝塔迎请:15117935615 010-51662115转8026 010-51656995
投稿:010-51662115转8005   信箱:news@fjnet.com(国内)fo84000@gmail.com(国际)   QQ:983700265
办公地址:北京朝阳区外馆斜街甲1号泰利明苑A座公寓9B-11C      乘车路线及地图
Copyright 2005 - 2011 佛教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 Buddhism Online